3333

今天上班上FB偷閒的时候 又看到了一个很需要帮助的伯伯
感觉这个年头需要帮助的人

真的是太厉害了
又肥又大的鱼就这样自己跳进来了
虽然少了那人鱼相搏
但也有不同的刺激感
watch?feature=player_embedded&v>No news is good news.(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。)
你是能够如此平静的女性吗?当你联络不到他的时候,说:「只要你自己喜欢就好。 以下内容18岁以下不宜观看,请自行退离本主题(或删除此讯息),本人已尽告知读者之义务,且并无意违反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条例29条所称「以广告物、出版品、广播、电视、电子讯号、电脑网络或其他媒体,散布、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诱、媒介、暗示或其他促使人为性交易之讯息者」,请读者自重!!本文为网络创作,与现实之人事物无关,内容如与现实雷同,纯属无可奈

哇! 会讲话的剑 神意 内容删除

白天藏匿在太阳的淫威之下
晚上 轻轻的发亮
温暖著寂寞的旅人们

蝶结,   《浪心》

  在大洋中哭泣 的
  那杆危樯
  恰若我流浪的心

  寒夜裡 将照片放在心口<得怎麽样?」如果给你选择,以下四种回答你会选择哪一种:
A、坦白的告诉她:「不好看。br />只不过是你觉得碍眼,就因为你舒服、你喜欢,
就可以强制把全校的学生头皮上的毛拔光吗?!
你是谁?你有什麽权力?就凭著你手上的教鞭吗?」
想当然的,四位身强体壮的男老师便这麽架著小人,
连拉带拖地进了传说中好学生塑造工作室”训导处”,
至于裡头发生了什麽事,
小人表示不愿意面对那不堪的回忆…请各位自行脑补想像。 因为暑假到了
想说要到处玩乐
毕竟...很快就要毕业了...
之后应该没什麽时间了吧> <

本来想说要坐客运下去...
但是本人我实在很容易晕车...
上网爬文 发现...

高铁居然有学生优惠!?
且是五子嘴、抿嘴、挤眼、手指比V吐舌头,「该不会是台湾人吧」,才刚想著,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,「等一下一起去shopping!」、「好啊好啊,我们女孩子就是要好好宠爱自己!」

呃,有次在台湾和朋友们聚餐,隔桌坐了一个穿著蕾丝上衣、粉红蓬蓬裙,惊悚指数破表,一会儿听她骄傲和她的同伴说道:「猜得出我现在几岁吗?45,forty five!我们班家长听到都惊讶地说怎麽可能!」

前阵子带小孩去木栅动物园看圆仔,一对大学生样貌的学生情侣排在我们一家子前头,女生不时或惊讶睁大眼睛、或夸张哀怨嘟嘟嘴,用高八度鼻音向男友磨蹭娇羞撒娇。话给他,

浅草雷门前, 昨天是霹雳神州OL的不删档第一天测试

我只能用爆炸来形容!!

原本进去创角到解任务都很正常…但不晓得是不是人数开始变多了

开始会不定时断线…10分钟内就掉不下3次

以下内容绝不是什麽熟女吃嫩男的情结,
将军的文章虽然都会夹杂髒话字眼,
但咸湿东京热之类的绝对不会发生,
请读者压抑心中那试图脱缰狂奔的野兽,
保持内心所剩无几的纯洁清明意识继续往下阅读…
这位国文老师是出了名的坏脾气,
情绪化不说,稍不如意便大发雷霆,
在那个还提倡体罚的年代裡,
老师手上的教鞭挥舞次数与力道与当天该教师心情成反比走向,
而这位老师的老公(苦主)在大陆经商,
意思就是一年365天有300天是不在国文老师身边睡觉的,
也就是老公回台湾,老师笑眯眯,老公去大陆,学生惨兮兮,
所以小人的同班同学365天裡有300天要遭受老师的坏脾气凌虐,
理所当然的,这种老师最爱修理(她都称为管教)的,
自然便是小人这种不服管教的公认坏孩子,
在她眼裡,修理坏孩子是理所当然的,
打这傢伙不就当运动还可帮助自己排遣压力与不好的情绪。or="Blue">一天,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呢?
请先看看下列的留言,识这傢伙,
不然就是这种事情一直在发生…
所以,我们都听过,或亲身经历过…

故事开始:
先介绍这位当兵的朋友,小名叫”小人”(化名处理),
虽然名字有点令人小看其人,
但这傢伙的个性与勇气是耿直出名的,
不喜欢他的人通常为他冠上”叛逆、鲁莽、口无遮拦”等字眼,
而佩服他的人则用”侠义、正直、不畏强权”来形容他,
至于小人是怎样的人,就交给看倌们自己判断…

强调,这是将军当兵的朋友所发生的故事,
不是将军本人,切记…

先举个例子,约十五年前,
台湾南部乡下的一所国中,
那时很流行一种叫”髮禁”的制度,
也就是男生要理小平头,女生髮长不及肩,
至于为何那些大人们要花费力气来管小孩子头髮怎麽长?
大多数小孩不会问,也不敢问,
因为好孩子守则第一条就是乖乖听话守规矩,
可惜,我们的主角就是连好孩子守则第一条都要问的坏孩子,
某天上学时间,小人揹著书包一脚刚踏进校门,
讨人厌的自大狂职衔是训导主任的傢伙把小人拦了下来,
一把抓著小人的头髮怒气冲冲地质问:
「为何头髮这麽长还不去剪?!」
小人顶了回去:
「升学班每天早上七点就得到校,晚上六点才下课,
下了课还得上补习班,我回到家都九点了,
请问我哪来的时间去理髮?!
而且我家裡穷,剪个髮就是一百元,校方强制我三不五时要去理髮,
那为何不是校方付钱?」
训导主任一付不屑地笑著:
「所有人都愿意乖乖去理,为何你就是问题那麽多?
没钱可以,午休时间来训导处,主任我亲自操刀帮你,还不收钱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